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八月未歌  

2016-08-23 08:55:43|  分类: 自由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着写下这四个字,多年以前的八月,那个时候轻轻的一声问候还能消除喧嚣和寂寞。
                                                                                                                       ——截取生活的片段
一岁一岁,仿佛进入深水区,呼吸不再畅通,太多的刹那间构成了惯性直至难以割舍。这样艰深晦涩的开头之后我终于可以从容的讲个故事,故事的开头是在八月。
濑溪河的八月有一阵阵鱼腥味泛起,有些地方可以明显看到露出的青苔石,几年前种的竹子就那么萎靡的倒影在河水中,地上铺了很厚的层层竹叶,如果偶尔有贪凉的泳者踩上去会发出窸窣窸窣的声音,我常常坐在离河大概十米远的泵房的石子台阶上,旁边一棵十几年的黄桷树为了挡着巨辣的太阳,我透过叶子之间的空隙可以看见八月的天空,当然还有我那个年纪的幻想。
那个时候该是人一生最纯净的时刻,可以有大段大段的白画布可以泼洒,恣意盎然,随心所欲,心无旁骛,但广袤的世界于我只是一个陌生的存在,我的世界只有那二十级石子台阶和泛着鱼腥味的濑溪河水。我像一只蚕子把自己包裹在狭小的世界,越裹越紧,极力想挣脱某种无形的束缚,但我好像一只被拴住的黑犬,狂吠不止却原地不动。
我与世界的联系维系得非常微弱,断断续续,求学的路通常都是独来独往,我总想在自我的世界里完成蜕变,虽然这个词语不是十分恰当,但依旧能表达出部分意思。那个时候我通常和蚂蚁对话,并时常与鸟儿歌唱,我在废弃的砖头上栽满了盆栽,太阳花、吊兰、仙人掌,还有四季青。我像一个进行着某种古老而神秘仪式的法师。
我的沉默终究被一封一封的信打破,那个时代对于年少的我而言,信是一种寄托。我们靠着信维持着最基本的情感,特别是八月的夜晚,我们总是相约一起看星星,我们对着同一片天空去寻找星座,那个时候在宁静的河边小屋里我时常朗读自己的诗歌。因为灵魂的清澈,因为清风的吹拂,因为皓月的照耀,那些夜晚我生涩羞怯的心就想泉涌一般,爱恋的根扎在那浩瀚的心田,睡着又醒来,醒来又睡去,蟋蟀和青蛙的鸣叫就仿佛是我的诉说,那个时候日记本总能记满很多很多,那是第一次觉得生活不是那么的辛苦。
那些信件我保留了很多年,后来我告诉她烧毁了,在一个八月阴天的午后,那个时候就像干涸的泉眼一样,流出来的全是泪水,少年时代啊,就这样度过了。
没有想到她会在花儿的年纪戛然而止,我其实做好了一生守望的准备,只是我怯懦逃避的用词。
那个时候才突然发现这么多年真正走进我内心的只她一人而已。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调整,去忘记,去回忆,去祭奠,去想念,去思考,截取的生活片段就像一部漫长的电影一遍又一遍在我脑海里辗转,直到我模糊的什么再也记不起,中间有许多年我们只靠电话或者短信维持着联系,游若浮丝的碰触就像鸟儿试探高压线一样,落下飞离只在转瞬之间。记得八月的一个夜晚我们曾经约定,如果有一天联系不到对方了,另一方就背起背包去找寻。
那个时候我慢慢开始走出自己的那个世界,彼此也只是静静的躺在一个角落,轻轻的一声呼唤总会有回应,我想这样也挺好,终于有一天再也找不到你了,而我也食言了,我该去哪里找回你呢?
后来我回去过几次,泵房还在,石梯还在,河水依旧泛着鱼腥味,物是人非。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