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秋雨笼九月  

2013-09-26 11:34:32|  分类: 一个人在大山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个时候有人偷偷给我塞过纸条,上面写着:

      秋雨笼九月,多少愁与非,路上万千苦,半点不由人。

                                                    ——写给身边的朋友们

      有位诗人觉得四季无常,唯秋可叹。秋之千景,唯雨可写。雨之万种,唯细最美。总结起来秋日细雨当是一种美丽的事物,只是现代人的心志都已不再囿于此,故再美的东西也只能得个缺少发现的幌子,算来总该是我们的损失。

      秋风往往飒飒,狂而怒,杜甫曾有茅屋为秋风所破之感慨,秋雨则反之,一派润物之象,只是已近寒冬。秋风秋雨中的种种迹象,总给人萧瑟凋敝之感,诗词曲赋无一例外,尽是离愁哀怨。

       我记得大概是四年前的秋天,桂花香刚过,笼罩了半月的浓郁味道被一场秋雨洗尽,我独自走登山步道,沿川西一座未名山走出很远很远,仿佛茶马古道的旧程一般,渐渐的消失了房屋,消失了人群,消失了河流,濛濛秋雨飘洒,脚下的青草已由盛夏的繁茂转为苍黄,石板旁的青冈和尾松依旧苍劲,路越来越狭长,越来越溜滑,每走几步就会打个趋趔,在转弯处或陡坡处,偶尔也会遇到山上下来的人,川西地区的特有样子,包头帕,戴银镯,脸呈土黄,眼神略小而坚毅,尖背篓,双手反握背带,走起来矫健平稳,见我一个人小心翼翼的登山,他会热情的打声招呼,有时会用略带雅西方言的口音提醒路滑小心。

       有时候我就想这样一直走下去,曾经不是也有人这样走过吗?喧嚣已在身后,前方静谧幽灵,仿佛渐渐走入另一个时代,最终我在一个溪涧停留下来,找了块大青石板坐着,水流声,虫鸣声,这大山深处的秋雨比那花花世界来的更为清纯,雨落脸上,除了丝丝清凉,竟还有种软化的味道,几人能得这种雅闲,几人能懂个中滋味?终究是寂寞作祟。

      四年的光阴很快就消失在青衣江边的谈笑中,而江水依旧东流不止。如今秋雨似已缺少了当初那种味道,淅淅沥沥的敲打着岁月的边框,做旧了日子,也做旧了心。

      九月在我寻常日历中是极其不平常的,只是如今的我心已渐渐老去,步伐僵硬,昨夜我再次艰难入睡,清晨艰难醒来,楼下的白玉兰唯有秋季是那样的颓敝,我们在人世的路上总是喜欢回望繁盛的时光,郁郁葱葱,那样的日子里种种欢愉和快乐都是值得铭记的,但是繁盛之后往往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和寂静,在一个人无暇的时光背后,总有种声音在召唤,总有某些人的声音在祭奠。

       我偷偷去过一次雅地的烈士林园,很偏僻,一位故友的爷爷葬在这,托我代为祭拜,虽然有些不妥,但我还是来到墓前,人之生死其实不在墓里墓外,而是一念之间,我深深鞠躬,心中既转达着朋友的怀念之情,也思索着自己的命运。秋雨再次纷纷扰扰起来,烟雨朦胧中似乎一切都不再那么清晰,包括生活和命运,朋友来信的结尾说道,还记得那个时候我给你塞的纸条吗?上面写着:秋雨笼九月,多少愁与非,路上万千苦,半点不由人。

       是啊,多少愁绪都可以付诸笔端,浅墨浓稠,黏住了多少人简单的心,这浩浩荡荡的人世,不经过那蜘蛛网般的缠裹,不经过蜜蜂般的围蛰,不经过流离颠沛,绝望无助的链锁,不经过秋雨尘液的浸润,哪能算此生来过!

       我心依旧,只是那些曾经在左右的人儿,这一场秋雨一场凉,你们多保重。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