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灯 下 漫 笔  

2011-05-11 23:13:29|  分类: 昨夜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一场大雨。

                 ——5.12

      伤痛文学带来更深的伤痛的回忆,既然伤痛已经不可避免,那么我们就不要再提起。

      朋友说上面这段话的时候我一个人静静在站在窗前,看精灵升空的美景。我是无神论者,但是我宁愿相信世界有很多美好的童话,相信鬼神,相信来世,相信灵魂其实不灭。

      三年前,我满是浆糊的脑袋里面无非就是春花秋月,和一条细碎的小道,道的两旁栽满了法国梧桐。那种浪漫偶尔会带来生活以外的味道,仿佛怡然自得,仿佛置身事外,仿佛与世无争。

      那个时候的我懦弱怕事,我觉得安静的过完一生对于我是最好的安慰。我走在路上,风景在错过,我停在寺庙外,钟声在敲响,我靠泰戈尔的诗歌,我读卢梭的瓦尔登湖,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内心宁静,一切安好。

      那个时候生活似乎遥不可及。或者说那个时候我远离着生活。那个时候身边有不少朋友,一起出游,一起读书,桃花开的时候一起坐在桃树上,桂花开的时候一起看桂花雨,冬天的时候一起登周公山,夜晚的时候一起看星星。

      那个时候常常翻起朋友送的那本行者无疆,看看年少的自己其实离长大还有很长的距离。

      时间,我做个比喻,她就像美丽的姑娘,悄悄偷走你的容颜,你却只顾欣赏。

      淋醒我的是那晚的大雨。

      我们无措的看着摇晃的大地,我们不是无辜的孩子,我们支起帐篷,我们相互搀扶,我们在潮湿的被单上紧紧依偎在一起,我们的概念里多了一个恐惧的名词,我们的世界沿着精灵上升的空间无限延展。

      之后我们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是我再也没有写什么,我没有去记录伤痛,没有去愤世嫉俗,没有去辱骂谁,甚至很少去祈祷,我在想我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灾难就像和上帝的约会。我们都生活在自己狭窄的圈子,我们读书,一路向北,四年的时间我们也没有学会怎样去打开自己的心胸,我们看战争片,看军事片,读历史,学政治,我们知道我们曾经被侵略过,我们知道我们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知道世界地图上每天都发生着灾难,有许多和我们一样有尊严的生命瞬间就消失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我们还知道我们将会有我们自己的日子,我们还可以娱乐,我们照样默哀,我们寄托哀思最好的办法就是搬离原来的地方,我们把活下来的人好好安排,我们在网络和电视上成天成天的播放着感动世界的故事,我们歌颂英雄,我们鄙视懦弱,我们探讨人性,我们无语苍天。

       我们听讲座,为下一次灾难的到来做准备,我们捐款捐物,我们告诉自己生命诚可贵。

       我们无助,我们坚强,我们一起在天安门广场加油,一起喊汶川雄起,我们买印有中国雄起的衣服,我们众志成城,我们铜墙铁壁,我们务必团结,此刻就像圣经上说的,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是兄弟。

       朋友生日是5.12,他说就像看到无数精灵上天一样。

       只是我们在那一刻,或者在那一刻发生后的3年时间里面,我们没有来得及思考一些东西。中国有无数的小镇县城,现在城市也是数不胜数,那些地方生活着数以亿计的百姓,他们是平等的生活的有尊严有人格健全的人。他们或许有的残疾,有的或许是官,有的或许是民,有的有钱,有的乞讨,有的高,有的矮。

       灾难面前他们如同蝼蚁一样。

       灾难之后我听朋友说过一句话,他说希望人们这回知道该怎么活了。

       知道吗?我们拥有什么?我们失去了什么?我们做着什么?每天有多少人在睡觉前或者睡醒后问过自己,多少人问心无愧的给了自己答案。社会有社会的规范法律,自然有自然的法则。

       我们似乎是不相干的两个系统。

       历史是碾碎一切的车轮,是啊,好坏都倒在时间的脚下,那些在风中流传的无非是些故事。

       今天我们感动于是我们挽起袖子,明天我们淡忘于是我们漠然。

       有些人的一生或许不会像我们这样遇到灾难,他的一生也将有许许多多的3年,5.12。

       从那以后我怀疑自己成了有思想包袱的人,我担心自己多想,我担心自己破坏从小就被灌输的传统道德,我怕破坏自己的生活,那种平凡无奇,但是很稳当的生活。

       我怕一个人独自呆在一个地方,我会不自觉想起那晚的大雨,想起地动山摇的时候,想起那些逝去的人,活着的人,那些沧桑的面容,那些无光的眸子。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想写点什么,提笔就头痛,我发现有人写过了,却相当于没有写,写的多了仿佛就是一种理所应当。

       我该是有所触动了,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远在天边的人也触动了,就因为那些举动,那些场面,那些别人做到了而他没有做到的事情,还是对苍天的不解,或者是对命运的抱怨,凡此种种,拨动的绝不是我们内心最敏感的神经,而只是我们作为人,作为社会培养或者塑造的人的一种惯性。

       我们麻木的思考着生活的方向,不管灾前灾后。

       朋友有几句打油诗:你穿着鞋子,不如光着脚。你喊着生活,不如弯下腰。你想了点什么,不如沉默。

       当大家都醉了的时候,就不存在清醒了。

                           

       PS:三年的时间我还是走在生活的路上,我不敢忘记那晚的大雨,我知道我们应该好好去生活,我知道我们应该努力生活,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像精灵一样升上天空,我不知道拉萨的喇嘛庙是不是要我这样的凡人,但是我告诉各位朋友,一切看似还是那么平静,但你们的内心却暗藏波澜,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们需要思考生命,我们该走还是该停?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