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旧时词句  

2011-03-20 13:35:53|  分类: 淡语也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间好安静,仿佛我不曾来过,不曾离开。

                                                     ——天又转凉

       曾经仔细挑选着每一首自己喜欢的歌,像个孩子珍藏每一枚贝壳,当Mp3装不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很多心情是在不断的重复着,于是一首首的删掉。人是很脆弱的,我总在深夜里寻思,我们经不起火里水里的来回折腾,佛主说庸人自扰。

       小路边的洋槐老了,春天到了也没有发芽,枯枝指天,那不可撼动的霸气已经消殒,倒是满野的油菜花还是那样浓烈。以前我很喜欢梦,美得不真实,可以天马行空,可以自编自导。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香樟树下,看那落叶缤纷,如果就这样老去,我该是有所眷恋的。

       那些在你生命中出现过的人随着时间慢慢的变成你生活中可以想到的一些线索,你就靠着一缕一缕的理,一丝一丝的牵,总会找回曾经的感觉。春天已经到了不少日子了,我还是怕冷,这让我再次想起雅安的雪,还是有我一如既往写着的离开时飘着的桂花。   

         一个人的心很难静如止水。我突然发现春天是个颓废的季节,那些欣欣向荣的景象莫不隐藏着致命的感伤,人们不知疲倦的在大地上劳作,一年一年改变着大地的模样,三月的菜花依旧盛开的那样浓烈,到底有多少人夜夜思念着属于自己的那些故事?还是只是一时兴起,发现已经久未动情。

       以前我觉得任何故事的开场白都是废话,后来才发现不是,人生没有平白无故,总要有个起因,你修筑起来的千里长堤,若是没有弱处,岂能一泻千里。我开始固定在某个地方穿梭,也许那只是一个县城,或者一个小城镇,我们的生活总该有自己的轨迹,尽管有时候我们向往的地方看起来更美些。偶然想起四年前我自己一个人背包上路的时候,一个朋友说人总在路上,你走到哪里都会找到生活。

       于是四年的时间里,我不停的走,我已经不知道哪里才是归宿。与我们这个民族安土重迁的习惯相对,我特别怕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感情不是可以打包带走的物品,她是要生根发芽的植物,有了阳光雨露,有了守望,有了依偎,她便丰盛而浓烈的找到了自己,有些就这样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不选择自己去的地方,去了却不再离开。

       人们最无助的便是想去记忆时间。总要离开,每次都哭得一塌糊涂。那些可爱的人儿从此只能出现在你的梦中,秋雨先生的笔墨祭中有这样一段话,他说当代人不是没有书法家,有很多人的书法是可以和古代的书法家相媲美的,但是古代人人写毛笔字,他有那样的文化氛围,所以当代人的书法看起来总是不那么顺当。一个人一旦离开了那样的环境,即使你保留着最珍贵的回忆,也是一种残缺。

       我置身在大片大片的春色中,迷失了路途,这是一种美丽的寂寞。穿梭在各式各样的小镇和村落,满满的油菜花,或连或断,像极了你的笑脸,那样天然纯净,仿佛哪里都有路,路上都有风景,风景中都有春的味道,朋友说充满了希望,于是我们背负着这样一种错觉,勤勉的在路上行走着,不为艰辛,自咽苦痛,海子说春暖花开的地方鲜有人到,但是谁也没有放弃。

       香樟树怕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它的守望是那样的坚毅,可是我除了看到它一年四季飘落的叶子外,几乎看不到更多的东西,原因很简单,时间,是可怕的。我把堆积的叶子点燃,白色的浓烟随着阵阵清风肆意飘舞,它们和我一样,死后也没有归处,四海为家,魂飞魄散。有些时候我懒得连自己都厌恶了,我不想去区分春天的来与走,留不住,也没有必要去留。

       生活欺骗了你,普希金安慰世人的同时也告诉了我们生活是会欺骗你的。我们自愿或是半自愿的卷入了滚滚的历史洪流之中,从此我们从可以改变历史的一分子变成了不可阻挡历史的一分子。终究我们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我从来不埋怨生活,不管你怎样选择,即使今天和她擦肩而过,明天也会迎面相逢,对于缘分,我们随缘,也求分,更惜缘。

       如今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开始褪掉自己身上最后一层光鲜的东西,春天是很美丽,但是走在春天里的人却不一定是幸福的,蛇蜕皮是为了保护自己,我们蜕皮是为了能迅速的融合到一起,这是一个不易独活的世界,鲁滨逊不是也带去了很多很多东西才活下来吗?只是那个过程有些痛苦,内心有些挣扎,思想有些混沌,可一切的一切竟是那么的虚无,孙中山先生说,顺之者昌。

       后记:我想起乡村田野上的道路--用卵石或石板铺的曲折窄小的道路。

                                                                               —— 艾青  《献给乡村的诗》

       相对于大多树叶子而言,正面的色彩光鲜而润泽,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于是在我浅显鄙陋的思维当中,背面很无辜的成了一种衬托。朋友听说我家门前有四棵香樟树,两棵洋槐,两棵木叶,仿佛就以为我生活在诗意的世界当中,春天开门便是大片大片的金黄,风中阵阵的油菜花香,那天我闲坐树下,读到了上面那句诗。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