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一季银杏  

2011-11-27 20:54:10|  分类: 淡语也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写给我亲爱的徒弟的信,也是师父为你珍藏的一季银杏(献给我思念的朋友们)。
                                                                          ——人生美好
       你的生命当中会出现很多人,就像这一季的银杏一样,叶子金黄,落满地面,数也数不清。路过的我们总在兴起的时候,或是不经意的时候,捡起脚边的那片扇形的叶子,轻轻的吹落她的灰尘,许个美好的愿望,将她夹在我们常常翻阅的书本一页,那页应该写着世界上最美的诗句。
       师父想说你就是师父珍藏的一季银杏,夹在师父最常翻阅的那首诗歌一页,尽管生活现实了许多,我们也从曾经的青涩走到了现在,只有当说起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时一切才真实起来。人生如梦,梦里面的我们有时候会迷失了方向,但是我们不会走丢,至多是没有捷径。
        师父记得腊月二十八那个特殊的日子,万家灯火的时候。那个夜晚是宁静而悠然的,有时候就那样无拘无束的看着天上的星星,听着田野里的躁动,那个小小的世界里面包含着我无限的思念。
        年岁绝不是日历上一页页被撕得痕迹,为着梦想,你越走越远,师父却又像转了圈回到了这片土地,每天我沿着宽阔的道路来来回回,偶尔会有银杏的叶子落在脸上,思念纯白如云,飘在湛蓝的天空,幸好天涯千里,还是同一片。
       时间久了,师父已经习惯这样去思索和叙述生活,我已经不太习惯城市的拥挤和繁华,生活得某种选择该是透着这个人对生活得理解,有时候觉得生活固定成了某种式样,人与人之间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靠近,我记得零八年的时候,那次大地震让师父对生活重新审视了很多,只是师父一直没有告诉你,那段时间师父极具迷茫和畏惧,甚至不知道生死为何?只有在和你通话时,才稍稍以玩笑的口吻渐渐淡忘。
       但是那时却种下了一颗种子,如今已经生根。
       有时候我们就像无根的浮萍,时刻似乎都在寻找自己生存的证据,我们需要获得社会的认可,我们需要足够的物质条件,我们需要尊严的生活,我们需要想很多,想很远,我们要规划自己的人生,至少要选好大的方向,这一切的一切都促使我们奔波,奋斗,牺牲。每当这个时候我老是想起雅安校园的桂花,那些香郁的植物从来不曾为着名利如此劳累。
       我们身上应该有一种野的性格,不管我们选择到了什么地方,都应该像蒲公英一样坚强,不管我们现在的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也应该有能力让自己适应,我记得有个外国诗人有首诗,叫假如来生我是一棵树,那么我当在我扎根的地方茂盛的生长。
       其实我们与树无异,只是我们懂不得树的情感。
       师父是个感性的人,我恋旧,觉得很多东西如果没有经过时间,她一定会褪去颜色。但是经过了时间的东西就值得用一生去呵护和守望。你就像这一季的银杏,没有经过酷暑和雨夜,怎会有这般颜色,又怎会飘落师父那漫长的人生道路之上,也就难以被夹在最美的诗句那页,同样,师父或许也是你脚边的金黄一叶。
        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浅浅的一交竟会在而后的数年之中延伸发展,相知果然是缘。
        今年的腊月二十八,师父依旧会在那张熟悉的桌子边,泡上一杯浓浓的茶,想想这一年来属于我们俩师徒的岁月和变化,或许是傻傻的一笑,或许是轻轻的哀叹,或许是浅浅的一首小诗,或许是长长的一篇文章,但却是师父最不舍的思念。
        这一季的银杏,当没有落完的时候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