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归 去 来 兮  

2010-10-12 09:13:01|  分类: 自由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 去 来 兮 - ziyou0554 - 十月带殇

 

弥漫着淡淡的悲伤,我说的不是音乐,不是语言,是一个人,一段故事。

                                                                                               ——无怨无悔

       我恨我生在这样一个时代,这不是怨妇似的宣言。世间事永远都是这样不完满,但是终有些人有些故事会在心底抹上一两笔感动,让你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上一次听《归去来兮》是去年底在新浪博客上,李建复的歌声已经找不到了。

        我是个慢节奏的人。所以我的生命重心是向前移的,不是往后。陶公写归去来兮辞的时候,许未曾想到后人会把她谱成一曲怀伤,去纪念一个人,一个身陷囹圄的人。

        我上了无数的课,听过无数老师的妙语,至今无法忘怀的是潘坤先生的那几句话,一个时代,一个开明的时代,他是以个人的牺牲去换取了些东西的,那些黄丝带,那些呼唤,历史是有眼睛的。

        我差不多已经不用刻意去记取他的名字了,因为在这个社会的旮旯角落你都不会发现他,他飘在每一缕空气中。我曾经发疯似的追寻着他的每篇文字,看他的每句话,欣赏他的每个历史事件。我想说有些人,有些人做的事是历史会承认的,是世俗的东西无法抹灭的。

        我想他是需要一些承认的,上天总算公平。当朋友打电话已难以抑制的兴奋告诉我消息的时候,我激动得不知所措,很快我就沉默了,那又怎么样呢?他不图这个。很多人还有很多恶毒的诋毁和猜测,朗朗乾坤,人心何在?

       历史上名人不多。能出名的人都有其特殊的东西或者气质。我欣赏很多人,有些具有天生的才华,有些具有难以想象的毅力,有些是靠投机取巧,有些是靠万事骂名,都好吧,能在历史的纸页上画那么一笔的人总是伟大的。但是他不一样,他在历史上舞蹈的方式是逆流而上,是不入流,我有时候怨恨苍天,怎么会给这类人如此的勇气和智慧,怎么能只让他们敢于悖天而动。

       或许在他的眼中,天就是自己,是自己所坚持的一些东西。他深切的体会到他的责任和使命,尽管是天赋的不是人赋得,尽管他牺牲了宝贵的自由,尽管他背负了不被理解和恶毒的攻击。

       比起去年这个时候我写归去来兮,我已经平静了很多,这是现在大多数人的惰性,那份内心的激情和愤怒永远不能持久。多少年才会有这样一份感动,多少年才有这样一种情感,多少年才会让我们这些有生之人为其而呐喊。

        多想再见你一面。不为什么,曾经我多想告诉你,你的坚持是不值得的,这个世界太多的谎言,你一个清醒者能做什么呢?只能是独饮醉酒,不见日月。你是孤独的,你是不被人理解的,但你坚持的却偏偏是正确的。世间上你这种人最苦,用他们的话说你这种人最贱,最不识时务。

        我一直想问自己,怎样算活出来了。你算一个标杆吗?多少人以世俗的标尺把你衡量,得出的结论是傻子。

        我对你是承认的。我愿意为你颁奖,我愿意站在你的角度去看更远处的风景和更肮脏的内容,我愿意追随你去追寻那些曾经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愿意在你的引领下无所畏惧。

        时间是无言的。每当想起你的故事,我就想起文革。想起沉默的大多数。

        我听着歌,一次又一次泪流满面,一次又一次泣不成声,这个世界没有给我走进你的机会,就宣判你的罪。

        归去来兮的人啊,你的路还有多长?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