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风起30摄氏度  

2010-05-23 15:24:27|  分类: 一个人在大山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用温度计去量生活,风起的时候,30摄氏度。

                                                          ——你无法不怀念一个人的日子

       怪诞的笔触在某些人的眼中几乎就是个性的代名词,当然也有人说那是哗众取宠。几乎每个人都走过那么一段路,找不到自己,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所以就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向这个陌生的世界呐喊,以企图获得某种沉默的支撑。

        现在的我还是每天早上的那个时点醒来,只是窗外已经不见幕色。浣熊的笔袋里面放着蒙了灰尘的一块直尺,和同样沉寂的骰子。那是我生活的两种工具,一是度量,一是决定。自从把希乐杯中的苦瓜切片换成了杭州白菊以后,我老是打嗝,或者说那一刻总闻到小时候门前石榴树挂果的香气。同样的频率和步伐跨出四舍的玻璃门的时候,梦一般看见雅安湛蓝的天空和丝丝白云,来不及回味残留在枕头下面的故事,新的一天就这样在时针很分针的交替中前进。

       一个人走路与两个人走路,或者一群人走路有所不同。不管你背包与否,一个人的时候思维是散漫无主的,一会儿你会想到三个月前那株野玫瑰花瓣上的蚂蚁,一会儿你会想到前天自习室墙上的那首打油诗。然后你的左右手在自由的空气中舞蹈,变换着各式各样的动作,能让人体会出那是一首乐曲。两个人的时候,就会让拘谨扰乱节奏,话题会从遥远的朝圣的膜拜到了刚刚才进入你腹中的美味佳肴,一样的漫无目的却多了份牵绊。一群人的时候你的心思就会局限在很狭小的时空,人将取代其他一切。

       所以我尽量一个人走在路上。那样我看到树的时候就会想到森林,看到落叶的时候我就会看到枯枝腐败滋润新生命,或者天鹅绒一样的云丝,有人用自己瘦弱的手臂去拥抱法国梧桐,有人蹲在石板的边上细数亿万年前星球撞击而留下的遗物,最让人羡慕的当是吹风的人。

       风,是一个灌满你生命却由不得你超越的东西。我有时候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的同类要修建如此多的华丽的庞然大物,精钢混泥土,还有经历风吹日晒的斑驳的墙面,以及那里面庸俗的故事,浑浊的空气和自以为是的口吻。他们吹不到风。

       一个人来的时候是风送来的,走的时候也是被风送走的,唯独活着的时候没有感受到风。这让我想起一个人走在大山里的日子。唯有风让你觉得真正的生活。

        今天的太阳很大,三十摄氏度,风成热浪,搅动凡间。在二郎山隧道两旁的松树叶子间隙应该可以有丝丝凉爽,宽阔的山谷和弯曲的国道,你到过哪里?其实只是一场梦而已。

        测风可以有很多办法,找个参照物,那只能测他的方向,却不能测他的性格。他只是在你觉得心烦意乱的时候一掠而过,与你并无瓜葛,或许他撩动了你的心或情绪,他并不是有意的,人,往往在多想之后尝到了忧愁。

        于是我想到了一些人在我的生命中如风。他们来的时候或许很轻,走的时候却不然,是自己太过敏感?风就像一种感觉,当你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最容易感觉。可惜风无法留住。

        有人说来世做棵树,无非就是等风,但这个方法貌似有点守株待兔,你也成风,一起追,没有谁等谁。

        所以我说风不只有方向,当有性格,否则来世怎能识别?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