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时间之变——浅谈鲁迅与九十年  

2010-04-17 10:46:03|  分类: 读书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我从来不在文章前写些什么,因为我的文字不怕别人误解,但当你企图跨越时间的角度去评述一些东西的时候,就会激起波澜,所以破了自己的规矩。这篇本该早写的鲁迅与时间只是我眼中先生的一面,我不是学者,但我读过先生的书,我没有理论的框架,却为先生的字句哭过,九十年前当先生创作那些日后被广泛赞颂流传的文章的时候,他肯定不希望他的思想只是被束缚在少数评论家和史料家的笔下,他肯定希望唤醒的是一大群人,他深爱得几近无力的祖国以及祖国的人民,我想不论时空怎样变幻,我们都不该忘却。

       对于先生的文字不可谓不多,批评的赞扬的,研究先生革命精神的,研究先生宗教倾向的,研究先生故土情节的,一时间一个活生生的鲁迅被迅速肢解,成块成堆,有人架着望远镜,有人用放大镜,有人逐字逐句的查,有人断章取义的读,空气中弥漫的是一种难闻的味道。朋友向我提及,说她写了写鲁迅,特别声明只是她自己眼中的先生,我想起那个《一面》的作者,我们没有幸运与先生哪怕只是一面,所以只好隔着九十年的时空,一个后生,写下些心中的话

        我实在是怕这个国家的人民忘记先生,忘记那段激情岁月。

        当然我更怕他们曲解先生,以及那段岁月。

        九十年的时间不短了,可是这个国家的进程却仿佛很缓慢,先生提倡的文为现实所用,他可能没料到今日会有这麽多炎黄的子孙从他的文中找到了些什么现实之用。我们是读着鲁迅先生的文章长大的,目前许多学者提议要把先生的很多文章从课文中删除,原因恐怕是难度难懂,我认为是至大的悲哀,他们删除的是一种精神。

        先生有很多后人赋予的头衔。新文化的倡导者,第一篇白话文小说,他的杂文像匕首,刺入敌人的心脏,等等。我的眼中先生首先是个爱国者,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名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能称得上真正的爱国者的不多,爱一个国家不是尽其所能,而是尽其所不能。先生始终是心怀中国的,这一点无可否认,先生留过学,去过日本,用着西方的自由独立精神,批判着神情麻木的国人,他破除的陈腐和桎梏是加在人民身上千年的枷锁。朋友说先生的名分被拔高了,先生就像半个外科医生,开了刀,却不手术。

       先生的转型可以说明很多东西。先生上过水师学堂,学过医,最后从文。这是一种怎样的抉择过程?不是简单的爱国之心驱动,也不是简单的文可医心,医只医体。这里承载着先生以及那代人的一种探索。我们可以发现先生那代人很多都选择了从文,或者说很多人的文笔是今日无法企及的。原因有二,一是当时的中国,需要那半个外科医生,需要有那么一群人充当手术刀,需要他们在急切需要手术的地方开口子。二是他们那代人,生活在动荡之中,生活在社会的巨大转型之中,彷徨的人只能用看书立说作为指南针,他们许可以看到北斗星,却不一定能到达。

      先生何尝不想手术?但刚划开伤口,就触目惊心了,就彷徨了,就呐喊了。那里面包裹的腐烂的东西超乎先生的想象,或者先生发现口子没有完全划开,先生该是有点茫然失措的,这里不得不提到左联和共产主义信仰,这都可以说成先生的探索,先生处在风口浪尖,谁让他第一个拿着手术刀划开了几千年的痼疾。但是我们民族总是喜欢苛求优秀人物,先生很普通,因为他承担了不平凡的使命,我们就寄予他过高的期望,不是先生的问题,是我们的标准出问题了。

       九十年过去了,先生的工作依然还没有完成。后来者没有他那样的魄力了。我们变通了,我们没有先生那样一根筋,我们一边做着手术,一边继续划口子。回头想想这几十年对先生的评价我们其实是有愧的。

       再次先生是个文人。文人,尤其是中国的文人,都有些共同的特性。文学理论上有个说法,说一个作家后来所表达的东西都与其童年所经历的有莫大的关联。先生的童年是平凡的,但是先生却看到了很多不平凡的东西,这和一个人的心智是有关系的,那个药柜,闰土,以及孔乙己,还有三味书屋,以及后来杀人的场景,国人麻木的神情,要想彻底肢解一个人的思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所写乃他所思,他所思乃他所见,他所见不可重复。

      这里我想起了沈从文。有人把他和先生做过比较,我也做过比较。比较的结果是不想再比较。对于这两位我怀着无比敬仰的心情去看他们的作品,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坚持了某些东西,尤其是沈从文,一个生命体验型作家,我能从他身上看到很多鲁迅的影子,只是他是鲁迅的后来人,他们对待生命的方式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是二位都想为我们这个民族重新构筑精神社会。他们的努力是天日可昭的。

       先生还是一个至情的人。尤其是先生对其弟周作人的爱护。周作人先生娶的是一位日本女人。在鲁迅被赶出北京那个四合院的时候,先生也只是用宴之敖者淡描而过。先生的过客,是一篇及其精彩的文章,我希望我们不要从传统的意义去解读,他在生活的感悟方面也是一个特殊的用心者,他所说的话,我从来处来,我到去处去,这种睿智难能可贵。先生对一个一面的工人所寄予的关怀,先生的烟斗,先生消瘦的背影,还有那深凹的双眼。

       先生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路了。

      他走的那条路是需要勇气的。我用如此多的笔墨只想告诉朋友们,先生是在某个历史时刻扮演了不同凡响的角色,但是先生却是及其平凡的人,我们时隔九十年的回忆,当从先生留给我们的珍贵财富中去寻找到些对现实有用的东西,这是先生伏笔千年的东西。时间给了我们科技进步,所以先生的书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时间给了我们世界末日,所以我们的内心一片荒芜,时间给了我们浮躁和私欲,所以我们忘却了先生。

       时间还教会我们一样东西,那就是经典。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