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日志

 
 

青 春 无 度  

2010-11-10 14:50:43|  分类: 一个人在大山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 春 无 度 - ziyou0554 - 十月带殇

 

       路遥先生曾经说过编故事是一个很辛苦的工作,定力耐心,缺一不可,还要有对语言的特殊敏感。后来想了很久,其实什么都不太需要,那是根据你的听众来定的,你随心所欲的写,人家皇而堂之的听。       

         故事像两种酒,一是女儿红,一是花雕。都需要埋藏很久,都含着深深的味。有些人的工作就是日复一日的挖掘,小心翼翼的整理,直到一个破旧的花园或者残存的墓地露出点点痕迹。我行走了不太久,总想歇下来,找个靠湖的地方,有块青色的石碑,刻上无度的青春。

          我喜欢向上九十度,以我二十二岁的视角仰望苍穹。我知道很渺小。故事铺展在银白色的画布上,有人着色,有人浏览,有人不屑,有人惊叹。没有浓墨重彩,没有行云流水,只是简单的几笔素描,一两滴不轻易留下的泪水,和着一段很轻很静的旋律。

         草黄的溪边已经是暮秋,初冬的寒意阻绝了很多生命。这个时候适合想起一些人,把他们编进一个故事。

         底座的窗台外面有一道很长的围墙,城墙上面布满了锈蚀般的青苔,枯黄的梧桐叶掉落在围墙两边,年复一年。多年以后的一个梦里我总是想起自己在经营着一个花园,半是荒凉,半是丰美。诗人最容易触物伤怀,不经意间就把青春写进了诗句,直到最后也没有装订成册。

         如果你在遥远的某个地方想起了我给你描述过的这个川西小城,那么我正坐在小城的一个角落。流放,流放在一个好像黄昏的早晨。青石板的路婉转了几道,才通向了栽着白玉兰的小花园。我记得顾城说过,他用黑色的眼睛寻找的是光明,我用闭上眼睛后的感觉摸到的是故事。一个人沿着翠绿的苍坪山可以走很远很远,现在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不容易,尤其还要有优美的景色更不容易。纯白与纯白相加,会有特殊的反应,那种感觉就是唯美。

        我有个随时不离身的浅绿色的背包,包里面有支淡蓝色的钢笔和几个笔记本,一叠纸。有时候我想要是我是个画家,我应该背一个大包,带上画板和调色盘,续上浓密的胡子,感由心生,心由身来。下午的时候城市是安静的,或者说我希望她是安静的,信步走去,一大幢白色的建筑后面有一条小缝,幽深而静谧。

         前几日有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有时间可以逛逛苍坪山,挺好的去处,我想似乎不太容易,抽身出来,独走苍坪,机缘不可强求。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我却老是惦念着,所以信步至此恐也有故意之嫌。转过白色楼,一个小斜坡,前面郁郁葱葱,树很高大,荒草丛生,鸟叫不绝,阴沉凝重。

         我想起我的小花园来,壁虎,蚂蚁和吊兰。有时候我真的只愿意和植物动物交往,人极其不可靠,或者说人经过进化已经不再具有那种自然的美。五分窄的水泥道弯弯曲曲一直通向很远的地方,一边是山,一边就是民居,我理想的住处就是这样,在一座山的环抱之中有座屋子,最好是独居,屋内所有用具都用山上之物,不要电,烧柴,袅袅炊烟。夜晚天上的星星会告诉我很多很多遥远的故事。

          阴湿的路上透着一股霉味,偶尔会有鸟儿从头顶越过。不知不觉已进山很远,一股清凉寒意袭来。我想起前年春天和PF爬山采的那些野玫瑰,当时我们躺在厚厚的草地上,年少青春。如今他已远在他乡,偶尔联系不经悲从中来,或许是我对生活看的不够,还是他对生活看的太够,一切都只能是妄语。青衣江就在不远处流淌着,有些夜晚和他坐在江边,看江水东去,渐渐融入暮色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身影,还有我们对生活的一腔热忱。

         他爱的很执着,我从他身上可以看出某些味道来。我一直在想,我们究竟是不同的。我已感觉有些凉意,下意识地裹了裹衣服,继续走着。瓦尔登湖畔的思考者能唤醒多少人呢?我的目光开始游离,枯树虬枝,繁茂枝叶,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封闭世界,这里会有成群的蚂蚁,他们的生活简单而充实,这里会有蛇,他们只为蜕变,相安无事,这里会有甲虫,他们贪婪而真挚,思考是痛苦的根源。

         我却已经习惯了很多。突然我的眼睛被刺亮的东西晃了一下,抬头寻去,叶缝中间散落下点点金黄,是太阳。小城是多雨的,没昼没夜的下,洗净了铅华却还是不肯稍停。庆幸自己今天独步山中,恰逢光明一扫阴郁。

        山似乎很大,路似乎很远。人都是这样,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用思考过着日子。当然也有少思考的人就会时常看看路有多远,多思考的人就会忽略路上的风景。记得J生日的时候,我习惯为她写点什么,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戴望舒说他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我把最美的东西都留在了文字中,现实的生活才显得苍白无力。

         想起一些人才会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青春。而我不喜欢太浓烈的离别,只喜欢淡淡的想念。白玉兰不适合生长在森林中,因为那会埋没她短暂的光彩,桂花那世俗的香注定了会飘很远,而坚毅的紫荆从不肯挪动半米。我们呢?我们把青春植在什么样的土壤,她会开出怎样的花色,她会有怎样的结果,她会烙上哪种命运?

          GG说无心经营自己的博客了,有点累的样子,或者是生活节奏太快了,想坐下来很难了,我妄加揣测了很多理由。当初我也折断了笔,撕了纸,算是对生活的不满,还是对自己的不满?惋惜的是看不到她独一无二的文字了,那文字后面有多了一颗疲惫的心。今天准备去看 《两个厨子》,趁着心情不错。

          路还很长,我知道。人也很多,记忆也会越来越多。如果可能,我可以沿着这条小道一直走下去,我们从来不在乎身边的东西,那与我们无关,我们在乎的是那些在我们的内心荡起过涟漪的故事和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