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属皮带扣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重庆市 荣昌县 天蝎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人生真只是萍聚而已
 
近期心愿多看看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寂寞太久

2016-12-3 19:17:17 阅读48 评论2 32016/12 Dec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一个人默默听歌,默默走路,默默看风景,再也没有抬头看过凌晨的星月,也没有与朋友醉卧在深夜,死水微澜时,是我放弃了自己。

小时候总想我该在某个寺庙度过我的一生,晨钟暮鼓,毫无挂牵,来去如风。血气方刚时看不透世事变化,终日的忙碌换来的许只是疲倦的身心,却换不来心的宁静。

或许再走一段路,再看一处风景,我便不再寂寞,不过没有关系,星星所照之处必有你的光亮,我如浮萍,如蒲英,随遇而安。

偶尔想念的时候,我明知事不可为。

作者  | 2016-12-3 19:17:17 | 阅读(48) |评论(2) | 阅读全文>>

今夜九点的思念

2016-11-16 22:02:41 阅读45 评论0 162016/11 Nov16

记得多年前在川西小城的时候很想开一个专栏,哪怕只有你一个听众都好,用我略带嘶哑的声音去掏心掏肺一番,后来发现许多文字都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看似不食人间烟火好多年,其实时时刻刻都在名利场上煎熬,终日的奔波难以有真正停下来的时候,偶尔的独处也不过被思念淹没而已。

是啊,多年来真正没有停下的习惯只是思念而已,当初我们怀着或雄壮或无奈的心情只身奔走天涯,时空在岁月的年轮滚动中被碾压得粉碎,曾经的那些笑脸和熟悉都变成了可怕的静默,故乡的原风景不会再有人去守望,离家的孩子都已长大,曾经突发奇想,能否为她种下一株桂花,团圆的日子起码有真正浓郁的花香,终究还是作罢,睹物思人最是悲凉。

我怀念着逝去的人,远去的人,怀念着许久未见的人,他们在你生命的刻度里划下的或深或浅的印痕足够你用一生去抚摸,去感伤。我曾说,难成大事之人,非用情至深,而是敌不过思念。算了,已然如此,纵是万千繁华,推杯换盏,也找不回曾经的真性情。

于是兜兜转转,心中默念千万遍的诗词也只是化作河畔细雨,三月草长莺飞,四月人间无二,我把对你的挂念深深的埋进泥土,日日夜夜以泪浇灌,切不可说我黛玉附体,也莫嗤我矫揉造作,或许前世那亿万次的回眸也只换来今生的轻轻擦肩,权当我是惜缘。

这漫长的人生路啊,何时才是相逢时?爱与恨只是在我们的头上增添白发而已,而相思可能只是树下的一瞥,那年你恰好路过,二八芳华,而我只是在你背影的远处默默站着。就算你用尽五千年来文人骚客的全部词句,也无法写清那时的情愫,世间唯一人而已,一人而已。仿佛一只大雁略过湖畔不小心掉下的种子,谁能料到那轻轻的涟漪竟在多年后占满整个湖面,纯白的莲花生生世世永不凋谢。

作者  | 2016-11-16 22:02:41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活着已是勇敢

2016-11-2 16:54:11 阅读45 评论1 22016/11 Nov2

献给已经过去的十月,献给兰,献给雯,献给一个新生命。

——下午四点咖啡时间

小时候特别喜欢闻墨香,特别是铅字印刷的课本带着的那种浓浓的墨香,如今敲击键盘再也闻不到那种味道。曲折的十月总算落下了帷幕,这金黄的收获的季节啊,却满是疲惫和无奈,这漫长无目的的马拉松,似乎进入了特别艰难的一段,没有人鼓掌,没有人加油,自己陪了自己一程又一程。

飞的小生命出生了,小公主,六斤半,小名陶陶,看到这个陶字,我想起两个人,陶铸、叶圣陶。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听一个小生命出生的全过程,突然一句积压在胸中很久的话蹦了出来,活着已是勇敢。

纷繁的世界已经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延伸到这个小城市路边的园林修剪工,我们吹起大大的梦想气球,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为风所左右,我已经二十八岁了,生命已三分之一。

这三分之一的生命半是逃避,半是怯懦。这三分之一的生命,半是错过,半是寂寞。这三分之一的生命,半是随遇,半是不安。我像大饼卷葱一样塞满了无数的岁月,却没能留下希望的种子。

花草树木,鱼虫鸟兽,都遵循着自然界的定律,所以我从来不敢轻言生死,活与不活,死与不死,该不是自己能做主的事情,只是在嘈杂的人群中慢慢丢掉了最初的坚持,洪流裹挟,未有容我之地。

或许活着只是一种状态,一种勇敢的状态,而我们自己不知。

作者  | 2016-11-2 16:54:11 | 阅读(45)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天佑兰香

2016-9-20 16:47:13 阅读46 评论0 202016/09 Sept20

慈爱的老人,愿天佑您生如兰香。

——写给外婆

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长长的叹了一声气,阳台上的兰花又开了,又是一个下雨天,莫名的情绪就像空中的雾气散不开,千千结一般,阵阵幽香抚宁了我莫名的情绪,好不容易静下来,我想写写我的外婆。

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那个时候家里不宽裕,父母谋生艰难,我便跟着外婆生活了一段时间,对于那段日子的所有印象都是来源于外婆的口述,她说我从小体弱多病,那个时候缺衣少穿的,为了让我命硬点儿,农历正月初一就背着我去吃百家饭,那个时候是过年呀,家家户户条件再差也会吃上一顿好的,外婆硬是背着我一家一户去敲门,三岁以后我身体好点了,那是靠着百家饭的功劳。

后来再去外婆家的时候我开始有印象了,外婆和外公经营着一个小卖店,粗茶淡饭,那个时候他们的五个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但是外婆不显老,终日奔波劳碌,她有一手丢不下的手艺,土话叫撺麻线(夏布原料的制作工艺),她是自己种麻,收麻,洗麻,晒麻,最后千丝万缕挽成线团到市场上去卖,换来的钱总是这个孙儿给点,那个孙儿给点,她一年到头舍不得给自己花什么,我12岁那年随着外婆去过一次夜市,赶了很远的路,就是为了把撺的那点麻线卖个好价钱,那个时候觉得新鲜,可是老人的辛劳却是日复一日的。

老人有子女五人,还算孝顺,可是时光能等来兰花香开,也能让老人病魔缠身,我大学毕业以后,忙着工作结婚,忙着一切我认为该忙的事情,鲜有时间回到那个小村庄,周围的人家一家一家都搬走了,原来热闹的村庄寂静了,荒凉了,村口那石井也不会再有人排队挑水了,结婚前我回去过一次,笔直的柏油马路修到了家门口,

作者  | 2016-9-20 16:47:13 | 阅读(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金鱼之死

2016-9-18 16:00:23 阅读50 评论2 182016/09 Sept18

她孤零零的浮在鱼池碧绿的水面上,一共九条鱼,她一走就只剩八条了。

我絮絮叨叨的在阳台上念着,像是悼念她的逝去一样,结果换来一句很不耐心的回答,再去买一条吧。

尸骨未寒!当时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词,谁知昨天半夜还是今天凌晨她走的?走的时候痛苦吗?

金鱼的死和人的死是一样的吧,但愿她下辈子不要再为鱼了,就算要当鱼,也不要当金鱼了,当一条可以在大海畅游的野鱼吧,自由自在,长的难看点,不要像这辈子这样。

我又仔细数了数池子里的鱼,或许是平时喂食的时候没有注意,这条鱼死与不死竟没有太大的分别,池子里剩余的东西依旧抢着吃食儿,而我也看不出少了她的那种悲伤,吃饱食儿的东西依旧围着那座假山游啊游,追逐着。

可金鱼确实是死了,尸体就还在旁边的盆儿里,那瘦弱的鱼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鱼腥味。

我开始躁动起来,一个鲜活的生命啊,就这样逝去了,昨天她还在池子里畅游呢?或许昨天她已经病入膏肓,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但不管怎么样,她昨天还活着,生命得以延续和生命突然中止是不一样的。

空气中应该流动很悲伤的气息,我们都应该为金鱼之死而感到难过。

我开始逃避这个问题,我放下水盆,转身去看我的兰草和芦荟,是那样的翠绿和幽静,生命的蓬勃展露无遗,多么令人兴奋啊!她们也是生命,相对静止的生命,她们也有枯萎的一天吧,自然老死,或是某段时间我忘记了照顾她们。

生命是脆弱的吧!时时刻刻都面临着死亡,在不经意的刹那间。

上帝!我不愿意去想这么复杂而深邃的问题,我只想知道明天早上黄油面包是不是一如既往的香甜。

作者  | 2016-9-18 16:00:23 | 阅读(5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放 逐 川 西

2016-8-24 10:34:04 阅读57 评论0 242016/08 Aug24

朋友总说想回去走走看看,终未成行。

有时候我们的生活就是一部冗长繁琐的剧本,

大段大段的铺叙之后,

才窥得见那么丁点儿有意思的东西,

转瞬却又不得不剧终。

最近喜欢清晨起来读读唐诗宋词,

突然间脑海里闪现出川西金黄的秋来,

那一幕幕沉睡的影像似乎一直醒着。

人的轨迹是很奇怪的,时近时远。

人的情绪也是奇怪的,时好时坏。

十月的梧桐侧旁是一株好几十年的桂花,

细黄的花瓣就像蒙蒙细雨一样洒落,

在树下我度过了大段大段的时光,

那个时候沉浸在一种放逐的生活,

自我的放逐,毫无约束。

那个时候的文字干净的可以媲美天空,

时常有友人接信后思绪翻涌,

我也近乎贪婪的接收着那千里之外的纯白和纯净,

我以一个凡人之躯赏遍了青衣峻峰和春意秋色。

多年以后我从未后悔过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守望,

我甚至感谢上苍的眷顾,

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份福分。

作者  | 2016-8-24 10:34:04 | 阅读(5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