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叮叮当当,是谁把我灵魂敲响?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重庆市 荣昌县 天蝎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人生真只是萍聚而已
 
近期心愿多看看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一念千里

2017-5-3 21:13:24 阅读62 评论0 32017/05 May3

蜜蜂为了采蜜会飞千里寻觅花圃,而我们高贵的友谊却历经岁月不改。

——写给嫣然,写给八棵树

    其实我还是一个男孩般的样子,只是你不经意的一句话,竟荡开了记忆深处最不愿碰触的蓝色池子,那是川西湛蓝的天映在青衣江畔的样子,一别经年,仍旧一念千里。许多人不懂,亦或是不愿意懂,越过金鸡关的那方天地对于别离多年以后的人来说是多么的魂牵梦绕,那是人生的一种特殊的情感,像酿的酒,刚开始淡淡的,最后却浓郁得醉人。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碰触更像是前世的夙愿,你所见之未必全部,但就偏偏那么短短时光,埋下了淡绿的种子,怎料她日后会繁花似锦。

    年少轻狂不懂珍惜,刚觉人世美好却又各奔东西,这岁岁年年的打磨,城市绿茵道上洒落的星星点点阳光再也不及翠屏山午后小道的阳光温煦,我们依旧穿梭在茫茫人海,有些人在你所及的范围之内,有些人在你不及的范围之内,总都还在思念频率上,我也总问自己,为什么就再也敞不开心扉,就愿意把那空旷的心园留给那么几个人。

当初我们取名八棵树的时候,我记得那个时候刚好看到一首诗,说是来世站成一棵树,永远眺望远方,如今的八棵树都移植到了不同的土壤,我们都想努力长高长壮,作为一棵树也该有一棵树的责任,风吹雨打也好,星夜日出也好,外表看似越来越坚强。有那么一瞬,我觉得自己真的好怀旧,觉得自己真的好孤单,努力去回想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些日子却随着四月的天而云淡风轻。

问候变得越来越淡,偶尔的一句话会在耳边萦绕很久,仿佛在彼此的世界里面只剩下共同的回忆而已,某一天还会为了那已经淡去的共同

作者  | 2017-5-3 21:13:24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偶然相遇是种难得的美好

2017-4-9 20:16:17 阅读101 评论0 92017/04 Apr9

(一)写给安妮

风与风相遇,要么激烈要么和煦,

雨与雨相遇,要么滂沱要么淅沥,

人与人相遇,特别是偶然的相遇,

是一种难得的美好。

——写给安妮

时空真是一个奇妙的组合,冥冥之中或许真有类似月老的那根线牵着你我,看似杂乱无章的穿梭,总会有交叉的时刻,而我相遇安妮的时候是在一零四路公交。

一零四路公交是高铁站到我家的唯一划算的交通工具,一元能坐好几里地,两元就能通穿整个县城,中国的公交车,准确的说像我们这种小地方的公交车,更像是一个移动的浮世绘,菜贩、学生、旅人,还有老年人,凡是没钱有时间的人都会挤在这一个密闭的空间,为的只是以比步行和自行车稍快的速度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我喜欢坐公交车,除了一元就能享受较短时间内较长距离的移动外,我还喜欢听车上的人说话,最有意思的就是售票员,这是一个夕阳职业,好多大城市的公交已经智能化,没有那么人性的售票员了,上车自备零钱,到站停车都是广播,一切都是那么死板,而我们这个小地方还保留着这一原生态的职业,既是考虑到就业的问题,可能还是有钱的因素,什么因素呢?上车不买票。现在的售票员不是什么香饽饽了,钱少地位低,一般都是中年妇女或者老头老太太专职,一零四路公交就是一个中年妇女卖票,人刚从高铁站出来,首先就是她拿事先录好的喇叭循环播放着,进城的往这边,一零四路公交车等起的。

我就随着这循环往复的喇叭声上了一零四路公交,我是第一个上车的,司机拿着手机玩着游戏,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上车找座位坐,等会儿有人售票。我刚想把手上的零钱

作者  | 2017-4-9 20:16:17 | 阅读(10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寂寞太久

2016-12-3 19:17:17 阅读167 评论2 32016/12 Dec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一个人默默听歌,默默走路,默默看风景,再也没有抬头看过凌晨的星月,也没有与朋友醉卧在深夜,死水微澜时,是我放弃了自己。

小时候总想我该在某个寺庙度过我的一生,晨钟暮鼓,毫无挂牵,来去如风。血气方刚时看不透世事变化,终日的忙碌换来的许只是疲倦的身心,却换不来心的宁静。

或许再走一段路,再看一处风景,我便不再寂寞,不过没有关系,星星所照之处必有你的光亮,我如浮萍,如蒲英,随遇而安。

偶尔想念的时候,我明知事不可为。

作者  | 2016-12-3 19:17:17 | 阅读(167) |评论(2) | 阅读全文>>

今夜九点的思念

2016-11-16 22:02:41 阅读164 评论0 162016/11 Nov16

记得多年前在川西小城的时候很想开一个专栏,哪怕只有你一个听众都好,用我略带嘶哑的声音去掏心掏肺一番,后来发现许多文字都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看似不食人间烟火好多年,其实时时刻刻都在名利场上煎熬,终日的奔波难以有真正停下来的时候,偶尔的独处也不过被思念淹没而已。

是啊,多年来真正没有停下的习惯只是思念而已,当初我们怀着或雄壮或无奈的心情只身奔走天涯,时空在岁月的年轮滚动中被碾压得粉碎,曾经的那些笑脸和熟悉都变成了可怕的静默,故乡的原风景不会再有人去守望,离家的孩子都已长大,曾经突发奇想,能否为她种下一株桂花,团圆的日子起码有真正浓郁的花香,终究还是作罢,睹物思人最是悲凉。

我怀念着逝去的人,远去的人,怀念着许久未见的人,他们在你生命的刻度里划下的或深或浅的印痕足够你用一生去抚摸,去感伤。我曾说,难成大事之人,非用情至深,而是敌不过思念。算了,已然如此,纵是万千繁华,推杯换盏,也找不回曾经的真性情。

于是兜兜转转,心中默念千万遍的诗词也只是化作河畔细雨,三月草长莺飞,四月人间无二,我把对你的挂念深深的埋进泥土,日日夜夜以泪浇灌,切不可说我黛玉附体,也莫嗤我矫揉造作,或许前世那亿万次的回眸也只换来今生的轻轻擦肩,权当我是惜缘。

这漫长的人生路啊,何时才是相逢时?爱与恨只是在我们的头上增添白发而已,而相思可能只是树下的一瞥,那年你恰好路过,二八芳华,而我只是在你背影的远处默默站着。就算你用尽五千年来文人骚客的全部词句,也无法写清那时的情愫,世间唯一人而已,一人而已。仿佛一只大雁略过湖畔不小心掉下的种子,谁能料到那轻轻的涟漪竟在多年后占满整个湖面,纯白的莲花生生世世永不凋谢。

作者  | 2016-11-16 22:02:41 | 阅读(16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活着已是勇敢

2016-11-2 16:54:11 阅读166 评论1 22016/11 Nov2

献给已经过去的十月,献给兰,献给雯,献给一个新生命。

——下午四点咖啡时间

小时候特别喜欢闻墨香,特别是铅字印刷的课本带着的那种浓浓的墨香,如今敲击键盘再也闻不到那种味道。曲折的十月总算落下了帷幕,这金黄的收获的季节啊,却满是疲惫和无奈,这漫长无目的的马拉松,似乎进入了特别艰难的一段,没有人鼓掌,没有人加油,自己陪了自己一程又一程。

飞的小生命出生了,小公主,六斤半,小名陶陶,看到这个陶字,我想起两个人,陶铸、叶圣陶。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听一个小生命出生的全过程,突然一句积压在胸中很久的话蹦了出来,活着已是勇敢。

纷繁的世界已经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延伸到这个小城市路边的园林修剪工,我们吹起大大的梦想气球,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为风所左右,我已经二十八岁了,生命已三分之一。

这三分之一的生命半是逃避,半是怯懦。这三分之一的生命,半是错过,半是寂寞。这三分之一的生命,半是随遇,半是不安。我像大饼卷葱一样塞满了无数的岁月,却没能留下希望的种子。

花草树木,鱼虫鸟兽,都遵循着自然界的定律,所以我从来不敢轻言生死,活与不活,死与不死,该不是自己能做主的事情,只是在嘈杂的人群中慢慢丢掉了最初的坚持,洪流裹挟,未有容我之地。

或许活着只是一种状态,一种勇敢的状态,而我们自己不知。

作者  | 2016-11-2 16:54:11 | 阅读(166)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天佑兰香

2016-9-20 16:47:13 阅读167 评论0 202016/09 Sept20

慈爱的老人,愿天佑您生如兰香。

——写给外婆

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长长的叹了一声气,阳台上的兰花又开了,又是一个下雨天,莫名的情绪就像空中的雾气散不开,千千结一般,阵阵幽香抚宁了我莫名的情绪,好不容易静下来,我想写写我的外婆。

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那个时候家里不宽裕,父母谋生艰难,我便跟着外婆生活了一段时间,对于那段日子的所有印象都是来源于外婆的口述,她说我从小体弱多病,那个时候缺衣少穿的,为了让我命硬点儿,农历正月初一就背着我去吃百家饭,那个时候是过年呀,家家户户条件再差也会吃上一顿好的,外婆硬是背着我一家一户去敲门,三岁以后我身体好点了,那是靠着百家饭的功劳。

后来再去外婆家的时候我开始有印象了,外婆和外公经营着一个小卖店,粗茶淡饭,那个时候他们的五个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但是外婆不显老,终日奔波劳碌,她有一手丢不下的手艺,土话叫撺麻线(夏布原料的制作工艺),她是自己种麻,收麻,洗麻,晒麻,最后千丝万缕挽成线团到市场上去卖,换来的钱总是这个孙儿给点,那个孙儿给点,她一年到头舍不得给自己花什么,我12岁那年随着外婆去过一次夜市,赶了很远的路,就是为了把撺的那点麻线卖个好价钱,那个时候觉得新鲜,可是老人的辛劳却是日复一日的。

老人有子女五人,还算孝顺,可是时光能等来兰花香开,也能让老人病魔缠身,我大学毕业以后,忙着工作结婚,忙着一切我认为该忙的事情,鲜有时间回到那个小村庄,周围的人家一家一家都搬走了,原来热闹的村庄寂静了,荒凉了,村口那石井也不会再有人排队挑水了,结婚前我回去过一次,笔直的柏油马路修到了家门口,

作者  | 2016-9-20 16:47:13 | 阅读(16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